sohu_logo

视频:黄春贵 服从命令第一 希望自己越高越好

上传时间:
2008年03月18日14:00
来  源:
搜狐视频
编辑:唐小米

给朋友看看: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  匿名

内容简介:

  黄春贵:搜狐网友大家好,我是黄春贵,想知道最新最快的珠峰火炬传递消息,请登录sohu.com。在南方的孩子都比较喜欢看雪,特别是大雪纷飞的那种景象,特别让人向往。但是我们在云南很少下雪,大家可能也知道,很少下雪,就是在寒假期间,过年那几天的时候会在山顶上,海拔大概3000多米的山顶上会有一些积雪,但是那种都是冰雹颗粒积雪下来的。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后特别兴奋,我觉得我要去北方了,见雪的机会肯定特别多,但是南方的雪我一定要见一次,我们处的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也是初中处的比较好的几个同学,就说一定要爬到山的尽头去看看我们南方的雪,所以我们就一个劲的往上爬,说一定要爬到有雪的地方才能回去,但是我们最后费了好多功夫最后爬上去了,在山上看到好多的雪,用手去摸特别冰凉,跟我们想象的确实有很大的差别应该是。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雪。从那次尝试雪以后,就到了北方,到了北方,从04年9月份开始入学,基本上就没有回过家,在04年冬天,应该是05年1月份,那个时候北方的雪,感受到了北方的雪,其实他那种雪比较柔软,鹅毛般的那种雪,跟南方的颗粒有很大的区别,这是第一次在校园里面接触雪。说到在雪山上真正的接触雪要追溯到2005年5月份我加入到中国农业大学峰云社,参加五一四姑娘二峰攀登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山上的雪,那个山上的雪又深又厚,感觉又是那样的雪。

  参加这样的活动,一方面觉得自己比较荣幸,能参加这样大的活动,而且能为奥运出点力,自己觉得很光荣,所以能参加这样大的活动,自己觉得是反正服从命令是第一要职,所以我们服从领导的安排,让我上到什么样的高度,他希望我上到什么样的高度我就上到什么样的高度,但是自己希望能走到越高越好。

  说到这个问题其实牵扯到自己以后走向的问题,说家里不反对肯定是不可能的,有一点。怎么说呢,因为他们本身对这个活动的理解没达到那种程度,所以在思想上肯定要有一些问题,还跟自己家庭的背景可能有一点关系吧,本身出自比较偏远的农村,几年才会出一个大学生,所以出来很不容易,自己既然走出来了,家人,别说家人,就是周围的邻居或者是好多亲朋好友对自己都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四年,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都希望能找到一个安稳的工作,赶紧安定下来,能自己创造一些财富,或者是更快的为家人,为家乡做一点贡献,所以他们也是最大的期望。但是目前我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参加了这样的一个活动,耗时差不多两年,跟我的毕业肯定构成了很大的出入,家里人肯定是有一些不愿意的,我家里面本身是属于,我哥在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来供我上学,所以我哥对我的期望很高。这样的情况下,我选择了这样的走向,所以家里边肯定是要有意见的。但是我想说的是,这样的活动,本身我知道它的意义在哪儿,本身我觉得我参加这样的活动很值得,即使对于我延缓毕业我也觉得很有意义。所以现在我想对我哥,尤其是我的家人,我哥,想说一句,真的,兄弟始终是兄弟,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我无论走到什么位置,我们始终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