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 风中奇缘 美国怪谭 极品女士 跟踪者

电视剧:妒海 Sea of Greed

共31集全
《妒海》,妒海,电视剧妒海,妒海全集,妒海在线观看,妒海大结局,妒海演员表,妒海剧情,妒海全集,妒海在线观看,妒海大结局,妒海演员表,妒海剧情,高清视频,电视剧,在线观看

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

妒海 剧情介绍

薇妮(辛扎依·本班妮 饰)是一个寡妇,给百万富翁艾卡林(尼鲁德·斯里詹亚 饰)的女儿当保姆,一次她随艾卡林一家出海,遭遇了暴风雨,艾卡林昏迷后,薇妮利欲熏心害死了艾卡林的妻子和女儿(本来可以救的),此后她乘机成为了艾卡林的妻子。另一方面一个落魄的渔夫带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救了在海边的女主角母女俩,但是女主角的妈妈已经失去记忆了,为了照顾自己的儿子,渔夫谎称她们母女是他的妻子和女儿。艾卡林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妻女,薇妮有个儿子,现在成了艾卡林的养子,虽然生活富裕,但艾卡林始终对他很冷淡,因为他一直想着自己女儿,直到25年后,薇妮的儿子碰到了艾卡林的女儿。

妒海 第1集

观 看
寡妇Pa在Eka家当保姆,每天面对雇主家的豪华生活和自己的困窘产生的强烈对比,心中渐渐生出不满,一心要改变自己贫穷的命运。一天晚上Pa正在把出游的行李装上车时Ekarin的妹妹Jintana出现,她的傲慢态度令Pa不屑。Jintana为好赌的丈夫向哥哥借钱未果,心中难平。第二天Eka携全家出海游玩,Pa对Eka大献殷勤,目睹Eka对夫人Dao的关爱感到心里酸酸的,看到Eka送给夫人一枚珍珠钻戒时心中的不平衡更深。不久天气突变,暴风雨来临,怀抱女儿的Dao从船上滑落攀着船沿,Eka不慎滑倒晕厥,Pa原本握住夫人的手,但心中的罪恶逐渐升华,对物质生活的强烈渴望令她最终掰开夫人的手任由夫人和小姐落海,并对醒来后的Eka撒谎说来不及营救,Eka深受打击。另一方面,因妻子于三个月前难产死亡而独自养育儿子的贫穷渔夫Numeng清晨循着女婴的哭声在海边捡到了昏迷的Dao,把母女俩救回家中。

妒海 第2集

观 看
苏醒过来的Dao头痛欲裂,情绪激动,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刚刚经历丧妻之痛的渔夫谎称Dao是自己的妻子,并根据Dao手上的戒指为她取名为珍珠。Eka这边失去了Dao和女婴,报警也无济于事,Jintana怪罪Pa,说她有意害死Dao,两人不欢而散。Pa在Eka痛苦的时候尽力安慰他,Eka接受了Pa。镜头转向25年后,当年的婴儿已长大成人,渔夫带着儿子Lom打渔,女儿Fah(即Eka的亲生女儿,Bee饰)在海鲜站工作,一家人其乐融融,只是渔夫隐瞒了当年的真相,每次家人提到时都会心中一惊;而当年的保姆Pa也摇身一变成了穿金戴银、趾高气昂的阔太太,Eka只给她支票却态度冷淡的做法令她不满,在前厅遇到Jintana后两人又发生争执,被Eka打断。Eka在向媒体介绍新落成的度假村酒店时昏倒被送入医院并被确诊得了癌症。渔夫还不起欠下的债,房子和地要被收走,Dao拿出珍珠钻戒要渔夫卖掉,渔夫心中有愧不肯接受,于是Dao转而拜托姐弟俩卖掉戒指。

妒海 第3集

观 看
姐弟俩来到金饰店,黑心的老板娘谎称戒指只值1万块(其实至少30万),还不够还债,两人无奈卖了戒指,央求老板娘不要卖,将来会赎回。回家后讨债人来要钱,Fah低声下气请求通融但没有用,讨债人要拖走全家赖以生存的渔船,Lom上前阻止遭殴打,渔船最终被拖走。Eka非常思念Dao,决定去当年全家出游的Thoma散心,Pa阻止不成很愤怒。镜头转向Pa的儿子Pat,他对养父冷淡母亲的做法不满,也要进行度假村的开发建设,和养父成为竞争对手,决定要自己赚钱,不喜欢母亲去谋求养父财产,Pa要求Pat跟Eka一起去Thoma。Fah四处求职无果,却在买菜时无意间看到了度假村招聘佣人的广告,Fah应聘成功,与此同时Pat也提前来到度假村,住进了Fah刚收拾好的VIP房洗澡并换工作人员的衣服,Fah发现房间有人,看到Pat的穿着以为他是工作人员,要带他去见经理,两人发生争执。Eka到来,Pat看到Fah很生气,Pa也因此怪罪Fah,Fah才知道Pat的真实身份。

妒海 第4集

观 看
Eka的妹妹Jintana带女儿Nud来到度假村,要Nud好好讨好哥哥;Pa带Pat来讨好Eka反而加深了矛盾,Eka驱散吵架的Jintana和Pa,独自上楼休息,Fah给Eka换拖鞋、捡回他掉落的拐杖却没有收下小费令Eka震动。Nud一个人跑出来玩看到小船很高兴,跑近时却突然看到Lom,惊慌之下扭头逃跑不慎伤了脚,Lom将她背回,Jintana看到斥责了Nud。Fah回家向家人提及了Eka。Pa要求儿子去照顾Eka遭拒绝,Eka独自在海边对着钱包里的全家福思念妻女时突然发病滚落海中,Fah及时发现救下Eka。度假村里的人找不到Eka十分焦急,Jintana带Nud想抢在Pa之前找到Eka来讨好,Nud对此很不耐烦;同时Pat也被逼去寻找Eka。Eka醒来将Fah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对Fah很感激,主动提及了自己的家人,Fan帮他找回了钱包,而Fah的安慰也令Eka十分温暖。

妒海 第5集

观 看
Eka正要给Fah看全家福时Pat找到了他,Pa等人赶来,Eka让Fah照顾自己的做法令Pa心中警铃大作,Pa找到Fah严厉责骂她,认为她贪图老爷的财产,Fah告别Pa后遇到Pat又遭到冷嘲热讽。Jintana看到女儿画Lom的画像非常恼火,要她不准和Lom再联系。Dao做了失忆前经常给老爷做的甜点准备换些钱,Fah再次提及Eka关于妻女遇难的话令渔夫震惊继而怀疑。Fah想给Eka送母亲做的甜点被Pa阻止,Pa对Eka的态度越来越难以忍受。Pat把Fah当佣人,要她给自己送咖啡,由于Fah的失误导致Pat建新度假村的资料飘入游泳池,这惹恼了Pat,Fah跳入水中捡资料。Eka对Pa发火的事在度假村传开,Jintana非常高兴。Fah努力拼凑毁坏的资料时遇到Eka,Eka看到资料内容既吃惊又生气,和Pat吵了一架并动手打了他,Pa把责任归咎于Fah,决定辞退她,任凭Fah如何哀求都没用。Fah离开度假村时又遇到了Pat,Pat对Fah被辞退一事很吃惊,前去询问Pa,认为她做得太过分。

妒海 第6集

观 看
Fah回到家发现母亲晕倒,急忙把她送进医院,Dao恍惚间又回忆起一些片段,渔夫十分惊慌,对恢复记忆一事产生深深的恐惧。Eka登船散心,再次思念起妻女,Jintana强迫Nud讨好Eka失败,Nud发现开船的是Lom很高兴,Lom教她开船被Jintana看到并被阻止。Eka再次发病,Lom及时救了他,Eka被及时送进医院,而Nud和Lom则一起去看日落。Eka要雇用Fah照顾自己,Fah避开争执的Pa和Jintana,再次遭到Pat讽刺。

妒海 第7集

观 看
Fah无微不至的照顾令Eka倍感温馨,但渔夫夫妻俩却有些担心,害怕Eka是别有企图,决定去医院问个明白。两人来到Eka的病房,Eka正在睡觉,Dao看到Eka的脸感到十分熟悉,渔夫让Dao在病房外等,自己跟Eka摊牌,Eka解释说Fah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渔夫想起25年前的事惊慌失措,带Dao逃离了医院。Pat对Eka雇佣Fah不满意,而Pa只归罪于Fah。Nud与Lom游湖谈心十分开心,但看到Jintana四处寻找自己,只好偷偷溜回去,Eka带Fah回到了度假村,Pa和Jintana再次吵架。Pa找到Fah故意要她去清洗卫生间,并在她去拿工具时把她锁进工具房,工具房里的化学液体翻倒交汇产生了毒气,Fah中毒昏倒。

妒海 第8集

观 看
Pat经过工具房附近时察觉有异样,但并未多想。Jintana丢掉Nud的绘画本,Nud忍无可忍和母亲吵了一架。Fah碰倒了工具,Pat听到声音砸开门救出了Fah,把她抱到通风处(Pat在树下照顾Fah的片段被无数粉丝花痴哦),Pat不相信母亲会叫Fah打扫卫生间,认为Fah伪装。Pa得知儿子救了Fah有些不高兴,认为Fah在博取同情。Eka感激Lom在船上救了自己一命付他钱,但Lom也没有接受。Eka得知Lom和Fah是姐弟后十分欣赏姐弟俩的父母,认为他们把孩子教得很好,想设宴见他们一面,Pa知道后越来越不满,而渔夫害怕Eka见到Dao怎么都不肯去,Jintana对此也不高兴,Nud得知后为能够见到Lom兴奋不已。Pat遇到Fah再次嘲讽她。Dao认为如果不去太不礼貌,决定不管渔夫,独自带着孩子去。三个人搭上公交车准备离开,渔夫想不出阻止的办法,便直接冲向开动的公交车,受了轻伤。

妒海 第9集

观 看
由于渔夫受伤,杜月如决定不去赴宴,送渔夫回家照顾他。两人到达度假村后,薇妮让伯腾把小云找来命令她在晚宴上辞职。晚宴进行的并不顺利,宴上火药味很浓。小云说起家中的事,提到了珍珠钻戒,薇妮多次暗示小云辞职,但小云想到家中的困境实在说不出口,仓皇逃离现场。薇妮找到小云责打她,被工作人员发现,小云趁机逃离,伯腾看到小云狼狈不堪,要她不要总是哭,而应该勇敢地抗争。在家照顾渔夫的杜月如发现家里没有止痛药了,决定出门去买。小云回到晚宴现场前再次遇到薇妮,薇妮以家人的安宁相威胁,逼迫小云辞职,小云不得已提出辞职,艾卡林无法接受。

妒海 第10集

观 看
Eka误认为是Fah的父母不让她工作,决定去找Fah的父母说清楚,而Dao的公交车在度假村门口坏了,Dao决定去度假村找两个孩子帮忙借辆车回家,Eka得知Fah的妈妈来了,便派人迎接,自己在宴厅等待,Pa害怕威胁Fah的事情败露,也前去找Dao,而此时Dao已经独自离开去宴厅。Dao在度假村迷了路,一路远远跟着Pa找到了宴厅,但当Dao看到Pa的脸时感到熟悉,继而头痛发作,Pa正要上前看个究竟时姐弟俩赶到带着妈妈离开,渔夫得知Eka并未见到Dao,松了口气。Eka不想让Fah辞职,就亲自前往Fah家想谈清楚,不巧渔夫和Dao去了医院,而Eka诚恳的态度动摇了Fah。在医院里医生的诊断使渔夫越来越害怕Dao恢复记忆,对Dao发脾气,不让她再来医院。Pat一整天都没看到Fah,询问之下得知Fah辞职,感到很意外(此时Pat已经发现自己对Fah的态度不一样了哦)。晚上Fah想了很久,想到了Pat之前对自己说的话,最终决定不辞职,而是好好面对。

妒海 第11集

观 看
Jintana整日跟着Nud监视她,甚至把她锁在房里限制她的行动。Eka帮Fah家买回了渔船,并让Chachai去寻找并赎回被Fah卖掉的珍珠钻戒,Jintana和Chachai一起出去。Fah对Eka帮忙买回渔船万分感激,Pa发誓要折磨Fah直到她心甘情愿离开,故意砸碎碟子命令Fah收拾并撂狠话。Chachai四处寻找金店询问戒指,无奈Jintana吵着要去美发店,只好先送她。Pat的好友兼新度假村的合伙人Wit来到度假村,和Fah打了个照面,对Fah一见钟情,三人决定一起去依次找签约人签约重做之前被Fah毁坏的文件,一路上Pat目睹Wit对Fah的过分友好感到很不爽,车子也在短暂的休憩后发动不了了,Pat趁机让Wit看车,自己和Fah骑自行车去找签约人签约,Pat没有控制好车,两人一起摔了下去。

妒海 第12集

观 看
Chachai在等待Jintana做头发时发现对面有一家金店(正是Fah卖戒指的那一家),便进去询问,找到了这枚戒指,Jintana进来看到了这枚戒指,认为Fah家是买不起这枚戒指的,是在骗Eka买戒指送她,强拉Chachai离开。Pat找到一位签约人签字,并帮Fah处理伤口,然后换Fah骑车带Pat,Pat还用自己的手帕帮Fah绑头发,两人在外奔波了一天,晚上Wit送Fah回家,渔夫有些不高兴,知道Eka曾来过后更感心惊肉跳。Eka听Jintana描述了戒指的样式后惊觉与自己当年送给夫人的戒指相似,第二天亲自去了金店,但此时戒指已经被Pa抢先买走。Pa同样发现这枚戒指与当年老爷送给夫人的相似,对Fah的身世产生了怀疑,把Fah叫进书房,逼问有关戒指和Fah的母亲的信息。

妒海 第13集

观 看
Pat和Wit在街上看见Fah,和她一起去了金店询问戒指,得知戒指已卖Fah很难过,Pat跟着Fah坐上公交车,并跟着他去了她家,两人在海边相谈甚欢。Nud再次求妈妈让自己出去未果,但Jintana受到启发,告诉Eka可以通过看金店的监控录像找出买戒指的人。Pa来到公司调阅了员工资料,查到了Fah的家庭住址,正准备前往时遇到Chachai,得知老爷要看金店录像,心中害怕便一起跟去,Pa阻止老爷看录像不成便把水泼进插头造成短路,趁乱撬出了录像带,但Chachai拿走了带子并在另一个房间播放,谁知播到Pa正准备进门的那段时录像却结束了,Pa松了口气,驱车来到Fah家,要跟渔夫谈戒指的事,渔夫谎称是自己中彩票买的被Pa戳穿,当看到Pa拿出那枚戒指时,渔夫愣住了。

妒海 第14集

观 看
在Pa咄咄逼人的攻势下渔夫只好撒谎说Pa问的那对母女已死,戒指是从尸体上取下的,Pa相信了他,但要他下跪求饶才答应不说出去,Lom看见非常愤怒,对父亲毫无底线的退让也很疑惑。Jintana做完头发,听说去市场上有卖老爷最喜欢的甜点(也就是Dao做的甜点),便去市场购买,和Dao撞了面,但没有看到脸,Dao在买水果时看到了甜点,心中大惊,意识到渔夫骗了她,气愤地驱车回去找渔夫,Jintana看见后也搭车跟上去,但车子半路没油了。Pa回到渔夫家没有找到渔夫,却看见了Dao的脸,震惊之下乱了方阵,Pat看到回来的母亲神色异样有些奇怪,听到Jintana询问Pa后更加疑惑,便去询问Pa,Pa隐瞒了事件,Dao的出现使她心中的不安扩大。

妒海 第15集

观 看
Pat开车和Fah一起去市场买东西并送她回家,渔夫看到Pat很吃惊,将Pat赶走并打了Fah,一家人都为渔夫的不可理喻迷惑不已,Lom向家人提到渔夫给Pa下跪的事。Pa把珍珠钻戒丢进海里,但却出现幻觉和做恶梦。渔夫不让Fah出门,就此辞职,甚至迁怒于Lom。Dao带两个孩子去买菜,Lom趁机找来Nud希望她能帮忙,Nud建议Lom对Pa敬而远之,Dao看到Fah因为不告而别忧心,嘱咐她快去快回,看到Lom和Nud在一起,打了个招呼后一个人先回家,Fah来到度假村,请一同工作的人代还Pat的手帕,想去向Eka告别时被Pa拦下,只好离开。Pa来到市场找到了独自回家的Dao,严厉逼问下发现Dao已经失忆,便殴打侮辱Dao。

妒海 第16集

观 看
Pa得意万分,而回到家的Dao很委屈,质问渔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渔夫仍然不肯说。Nud给Eka送饮料时看到了钱包里的全家福,发现“已故”的舅妈和Lom的妈妈长得很像,便告诉了Jintana,Jintana非常兴奋地告诉了Eka,几个人立刻准备去Fah家,Pa也慌忙跟去,到达后得知全家人已经卖了房子搬走了,Fah写了封信向Eka道歉,Eka失望之下发病,被送回曼谷救治,Pat对Fah不告而别很生气,而渔夫正携全家去投靠亲戚。医生警告说Eka随时有生命危险,于是Jintana开始着手找律师。

妒海 第17集

观 看
Pa不满母亲急着抢遗产,Jintana也不满于Pa可以分遗产,想成为遗产的唯一继承人,Nud认为妈妈把钱看得太重,两人发生争吵。渔夫对一家人跟着他奔波也感到十分愧疚,晚上来到亲戚家,不料亲戚早已搬走,Dao突发头痛,医生要他们快做决定,尽快给Dao治疗,渔夫筹不出治疗的费用,决定把Dao和Fah还给Eka,几经辗转打电话到了Eka的病房,Jintana接了电话,得知渔夫的意思后既吃惊又高兴,向Eka说明情况,但Eka认为她是撒谎想骗遗产,坚决不相信,于是Jintana带着Nud去医院门口等待迎接,而Pa已带着Eka出院,渔夫送母女俩去医院,正在大厅话别。

妒海 第18集

观 看
Dao隐约察觉了渔夫的离意,坚决不肯跟渔夫分开,径直穿过马路奔向渔夫,渔夫急忙冲进马路营救,两人出了车祸,结果Dao毁容,渔夫只来得及叮嘱Fah去见Eka,尚未说出身世便气绝身亡。Pa好言安慰Eka,顺便抹黑Jintana,Eka对Jintana更加失去了信任,不允许她再踏进家门,Jintana对Pa深恶痛绝,发誓要扳倒她。Pat在工作之余开始思念Fah。Pa想得到全部遗产,和律师谈过后得知需要老爷的亲笔签名,Pa自知老爷不可能把遗产给他,便决定模仿签名。Dao带着孩子住进了寺庙,姐弟俩又踏上漫漫求职路,最后Fah在一家露天小吃店找到份刷碗的工作,无意间看到了Pat,但苦于自己的寒酸终究没敢上前打招呼。

妒海 第19集

观 看
Pat和Wit在对面的餐厅聊天,Pat对Fah的离开还是很介意,Fah只敢躲在树后偷偷看着Pat。Jintana无法进入房子,便买通了女佣Oui,让她监视Pa。Fah为了捡滚落马路的杯子差点被Pat的车撞到,Pat追问Fah离开的原因,Fah据实以告,Pat不太相信妈妈会伤害他们。Lom外出修车时发现雇主是Nud,Nud告诉他他的妈妈可能是自己的舅妈,希望他带妈妈去见Eka,Lom不能接受,当即翻脸,晚上Lom把这件事告诉Fah,Fah也觉得不可思议。Jintana从佣人手中拿到了Pa练习签名的废纸,意识到Pa要冒充Eka签名,急忙想去找Eka爆料,可Eka对她根本不予理睬。Pat请了半天假去找Fah,要她说出Pa做了什么,但Fah认为既然不相信就没什么好说的,跳上货车逃跑,Pat立刻开车车追赶。Eka出门遇到堵车,便拐进了旁边的寺庙,与包着头巾遮脸的Dao闲聊了一阵,Lom看到Eka与妈妈在一起十分担心。

妒海 第20集

观 看
Lom想到了Nud说的话,便抢走了Eka的钱包,看到照片后心中巨震,Eka因为照片被抢,焦急之下再次发病倒地。Pat追逐Fah坐的货车进了寺庙,意外发现了倒地的Eka,便把他送回家休养。Lom害怕妈妈和姐姐会离开自己,心中的恐惧陡然加深,也明白了之前渔夫的反常,烧掉了照片。Pa强迫律师伪造了一份遗嘱,在得知Eka情况不乐观后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对Eka的态度也陡然冷淡了,Pat看到了伪造的遗嘱更加感到奇怪,女佣把此事告诉了Jintana,晚上Jintana在女佣的帮助下潜入房子找到了伪造的遗嘱,立刻明白了Pa的目的,逃离时被Pa发现,Pa害怕事情败露,要抢回假遗嘱,两人扭打起来,最终保安赶来控制了Jintana,Pa拿回了遗嘱。Pa在理疗书中查到若在饮食中定量加入砒霜会加重病情,便开始在Eka的饮食中下毒,Eka不知真相,吃下了毒药。

妒海 第21集

观 看
Jintana打来电话想向Eka揭穿Pa,但电话被Pa挂断。Pa以老爷需要静养为由禁止佣人上楼,实际上将Eka软禁。Fah听到几个来吃面的女孩说自己一晚能赚上万元十分心动,Dao的病再次发作,Lom将妈妈送进医院,Dao的记忆再次闪现,Lom听到母亲的呓语心中的怀疑逐渐变为现实。Fah因为害怕Pa来找麻烦而对Pat很冷淡,Pat因此很失落,心中承认了自己喜欢Fah,Wit鼓励他大胆说出来。Eka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呼唤女佣却无人答应,于是自己拄着拐杖下楼,看到Pa正往饮料里下毒,准备报警,Pa用花瓶击倒了Eka,还不让女佣找救护车,独自把Eka带回房间后暴露了真面目,对Eka凶狠残暴。

妒海 第22集

观 看
Fah急于赚钱筹集医疗费,正巧又遇到那几个能赚上万元的女孩,询问之下得知是当舞女,单纯的她便请求她们带自己去工作,但真正参与后无法忍受,最后因为得罪了顾客遭到舞厅的人的殴打,慌张逃到马路上被经过的Pat救回自己家,Pat为Fah处理了嘴角的伤口,并在了解到她的窘境后让她来自己的公司工作。Eka在Pa的威慑下假装喝下毒果汁,实际上将果汁含在口中后吐掉,并坐电梯逃到一楼想打座机求救,不慎惊动了Pa,惊慌之下拿走了无线电话跑回房间。Pa看到电梯上显示了数字和空空的无线电话座,立刻去房间,没有找到躲起来的Eka,但发现了被吐掉的果汁,心中愤怒,在房子里四处搜索Eka,而Eka此时正焦急的等待Jin接电话,刚刚回家的Jin没有接到这通救命的电话,Pa用手机打给无线电话找到了Eka藏身的地方,Eka再次打给Jin,可是Jin刚刚接到电话就被Pa阻止了,Pa想强行拖Eka回房间,Eka拼命挣脱逃下楼大声呼救,佣人及时赶来,Pa立刻开始演戏装好人骗过了佣人,佣人将Eka带回房间。

妒海 第23集

观 看
Jin来到别墅想进去找Eka被保安阻挡,就假装发急病骗保安打开大门冲进了别墅,在正厅与Pa争执扭打,Jin占了上风,趁Pa倒地冲上二楼呼喊Eka,Eka听到动静也挣扎着向门口爬去,但保安赶来将Jin带离。Jin与Pa在警局争吵,最终由于Jin没有证据而Pa有保安和佣人做证,警察以诽谤和伤害他人将Jin关了起来,Jin还因为吵闹被太妹修理了,最后Nud将她保释出来。Fah来到Pat的公司面试,得到了Pat的特别照顾和鼓励,并和Wit巧遇,Wit成功“抢到”Fah,让她做自己的私人秘书,Pat打翻了醋坛。Dao在医生的帮助下回忆起了海难当天的片段,而母亲记忆的逐步恢复也加深了Lom心中的忧虑。法院支持了Pa对Jin的指控,Jin愤怒却无可奈何,而Eka也在Pa的强迫下不断喝下毒药,身体日渐虚弱,Pa趁机夺去了Eka在公司的实权,准备将董事长的位子交给Pat。Pa给Pat打电话,但Pat正在开会没有接听,于是Pa转而打到办公室,Fah见电话无人接听,便接起了电话,Pa发现是Fah万分震惊。中午Wit、Fah和Pat一起去吃午饭,此时Pa正好来到公司找Fah。

妒海 第24集

观 看
午餐间三人在席间谈笑风生,Pat也解开了Fah以为自己不喜欢她的误会。Fah回来时遇到Pa,被Pa带到阳台质问,Fah勇敢地反抗她的强势,两人发生肢体冲突。Pat回来没有看到Fah,便四处寻找,看到了母亲的暴行,及时解救了Fah,Pat无法理解母亲的举动,和她吵了一架,并向她坦白自己喜欢Fah。Jin不顾一切想去戳穿Pa,Nud决定带妈妈去找Dao,两人来到寺庙寻找Dao被Lom看到,Lom不顾Jin的哀求将两人赶走,Nud对Lom很失望,Jin伤心不已,发病住院(正巧是Dao住的那家医院)。Jin打电话给女佣Oui得知Pa不在家,想再去别墅,就趁Nud出去买点心时逃出病房,正巧逃进了Dao的病房,但由于Dao已毁容,Jin没有认出她,反而是Dao觉得Jin很熟悉,Jin被护士发现,回来的Nud认出了Dao,Jin难以相信,直到Dao说出自己关于Jin的记忆Jin才接受现实。下班后Pat送Fah回家,Pa紧随其后。Jin问了关于当年溺水的细节,彻底相信了Dao,非常激动,要带Dao离开去面对真相。Pat和Fah一起去探望Dao,不知Pa跟在身后。

妒海 第25集

观 看
两人来到病房看到Lom正因为Dao失踪和护士争执,Pa偷听到接Dao出院的人是Jin,心中惊慌。Jin把Dao带回自己家,想通过让Eka与Dao作交流来让Eka认出Dao。回到家的Pa接到了Jin的电话,Jin借口谈平分遗产的事把Pa骗离了别墅,Pa出门时带上了手枪,准备用枪来威胁Jin。躲在别墅附近的Nud看到Pa离开了别墅,便和Jin联系,两人商量好一边拖延Pa的时间一边把Eka救出别墅。Lom查到了Nud的电话,但Nud没有接听,于是Lom坐摩托去了Jin家。Jin把相册拿给Dao看,Dao虽然印证了已恢复的记忆,但还是想不起海难的前后经过,在Jin的恳求下答应呆在Jin家等Eka来。Nud看到Eka的状况又吃惊又难过,努力将Eka扶出房间。Fah和Pat回到家却没有看到Dao,Fah向Pat说出过去发生的种种事情。Lom根据电话号码向警察询问Jin家的位置,坐摩托去寻找。

妒海 第26集

观 看
保安将Nud捆绑在客厅,Oui打倒保安放走了Nud。Lom和担心母亲的Fah都赶往Jintana家找Dao,Jin听到有人按门铃,急忙把Dao藏到楼上的房间便赶去开门,没有接到Nud的电话。Jin打开门发现来人竟然是Pa,Pa强行冲进房子,用枪威逼Jin带她去找Dao,Jin和她在二楼扭打起来,最后Pa不慎将Jin推下楼导致Jin死亡,后将Jin的尸体装上车,接着又回到房子找Dao,Dao惊慌地逃出房子,Pa驱车追赶,没有注意到车子蹭到了大门留下了刮痕。Lom和Nud巧遇,两人一起赶往Jin的房子,Nud向Lom解释了原因,两人回到家却发现空无一人,着急时与一起赶来的Pat和Fah会合,Nud向大家说出了所有的经过,Lom依旧不肯接受事实,就在气氛紧张之时Pat发现了相册。Pa找到了Dao,开车将她撞倒。

妒海 第27集

观 看
Pa把Jin和Dao带上车运走,看到相册的Fah明白了Pa为什么针对自己。Pa把两人丢进大坝,沉入水中的Dao回忆起了一切。Pat等人回别墅找Jin但一无所获,Nud要求先救出Eka被赶回的Pa阻止,Pat不相信母亲会害Eka,Fah等三人无奈离开别墅,Pat决定在别墅住下Fah去了警局报警。Pat回想着Nud的话,又发现Eka的房间被锁,对Pa产生了怀疑,第二天用计让Pa离开别墅,然后爬上楼上的阳台,从窗户看到了倒地的Eka,将他救出送往医院。Lom和Fah来到Nud家时发现了门上的刮痕,询问之下意识到有人把Dao和Jin带走,正准备去报警时接到了女佣的电话,得知Eka已被送往医院,Nud决定去医院。

妒海 第28集

观 看
Pa得知Eka脱离危险心中混乱,不知该如何处理。Pat约Fah一起吃午饭,Wit明白Pat喜欢的人就是Fah,假装愤怒地前去质问Pat,逼迫Pat承认自己爱Fah,而这段告白也被下楼的Fah听在耳中。Eak病情逐步稳定,Pa用枕头蒙住Eka的头想害死他时被Nud看到阻止,Nud看到Pa的车上的刮痕,便报了警,但警察前来调查时车上的刮痕已经被修好,Nud把Pa在医院企图杀害Eka的事告诉了Pat,Pat接到电话赶去医院,医生告诉他Eka被下了砒霜,Pat终于相信了母亲在谋害Eka,Pat以自己的真诚让Eka相信了他是来帮助自己。Pa四处寻找主治医生时看到Pat,Pat对她谎称Eka已经死亡,Nud不知真相,把Eka的“死讯”告诉了Fah,被救出的Dao正在另一家医院接受手术。

妒海 第29集

观 看
薇妮给艾卡林举行葬礼,她草率冷漠的态度令前来参加葬礼的人议论纷纷,伯腾听到薇妮和律师谈遗嘱的事。伯腾将艾卡林送到大伟家休养,医生提醒伯腾老爷随时会停止呼吸。在医院的精心治疗下杜月如不仅苏醒,还治好了脸上的伤疤恢复了以往的容貌,记忆也已经彻底恢复。伯腾来找小云,艾卡林也来到寺庙见到了小云,艾卡林和姐弟俩进行了交谈,得知杜月如和艾卡娜还没有音讯,非常难过,在拜佛时正好杜月如赶了回来,伯腾看到两人相认,便通知了姐弟俩,恢复记忆的杜月如说出了小云的身世,一家人终于团聚。

妒海 第30集

观 看
Lom失落的离开,Eka在全家团聚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人世,Nud向Dao询问Jin的行踪,Dao回忆了当晚的事,但也不能肯定Jin的去向,大家预感到Jin已死,就在此时Nud接到警局的电话通知她去认尸。Pa要立刻回别墅公开遗嘱,Pat阻止不成,立刻来到寺庙带Dao一家人去了别墅,打断了遗产的交接,Fah当众揭开真相,Dao的出现令佣人们又惊又喜,也令Pa惊慌失措地逃离现场,警察随后追赶,Pa在公路上被拦截,持枪与警察对峙,Pat尽力劝说无效,Pa开车冲下公路落入河中,警方持续打捞却没有找到Pa的尸体。

妒海 第31集

观 看
Dao一家人回到了阔别25年的家,Lom决定回海边住,但Dao和Fah最终劝服他留下来。一名渔夫在Pa坠落的河中捕鱼时捞到了Pa的鞋子,河岸边也留下了一串脚印。Lom和Nud准备一起去意大利。改日母女俩去海边撒Eka的骨灰,Pat回到家发现房间被翻动,查看监控录像后吃惊的发现来人是Pa,此时的Pa正坐车前往海边。Pat来到别墅要了母女俩暂住的华欣酒店的电话,打过去却无人接听,而备份钥匙也已经失踪,Pat感到不妙。Dao和Fah在海边撒下骨灰后回到华欣,Fah发现桌上有一束鲜花,署名是Pat,约她去海边交谈,但这实际上是Pa用的调虎离山之计,Fah离开后Dao四处寻找佣人,最终顺着地板上的血水在厕所发现佣人已被杀害,Dao急忙想打电话报警,人在海边的Fah接到Pat的电话,立刻赶回华欣,Dao发现电话线被剪更加慌张,Pa手握尖刀突然出现想杀Dao,两人打斗时Fah及时救下了母亲,但两人因大意导致Dao被Pa捅伤,Fah急忙逃出别墅向海边逃跑,Pa将她逼向悬崖边,两人又进行了一番撕扯打斗,都落下悬崖,最后Pa摔死,Fah被及时赶来的Pat救下。镜头转向一个月后,Eka的财产已顺利回归,Pat来到海边祭奠完母亲看到了Fah,两人拥抱在一起。

暂时没有相关视频 !

写影评0条 影评
写影评

妒海 影评

()

还没有人发表影评哦 赶快来抢!

我要评论

妒海 我来说两句

()

妒海 图文专题

导演: 辛贾·伊沙维

主演: 纳瓦·君拉纳拉/楠迪·宗拉维蒙/Nok

薇妮(辛扎依·本班妮 饰)是一个寡妇,给百万富翁艾卡林(尼鲁德·斯里詹亚 饰)的女儿当保姆,一次她随艾卡林一家出海,遭遇了暴风雨,艾卡林昏迷后,薇妮利欲熏心... 全部剧情>>

年份: 2011年    

类型: 偶像剧/家庭剧/言情剧/都市剧

评分:
0.0
0
转发至:
推荐收藏

您可能喜欢

    电视剧排行榜TOP50>>